王朔的故事

时间:2019-11-26 23:55:49 | 栏目:故事

  

  耶稣低着头,半天说:“不妥。”

  

  上帝说:“你也知道他们都干了什么?”

  

  耶稣说:“知道。”

  

  “那还有何不妥?”上帝问。

  

  “舆论问题。”耶稣说,“您亲手创造的,您亲手毁灭,显得您也不是一贯正确,撒旦又要讲您的坏话了。”

  

  “可是我很生气,我太生气了,很多天了,我无法熄灭心中的怒火。”喀吧——,上帝撅断了一枝开得正艳的桃花,长叹一声。

  

  “可以问是什么使您这么生气吗?”耶稣说,“撒谎?贪婪?淫乱?——这不都是人性吗?——不这样他们才奇怪呢。”

  

  “我何尝会同他们计较这些。”上帝叹道,“说来难为情,我也是年纪大了,有些事情便变得在乎了,他们,有些人,学我……”

  

  上帝红着脸笑起来,耶稣和犹大也轻轻的笑。

  

  “学得还挺像,”上帝皱起眉,“讨嫌!”

  

  “能不能择而杀之?”耶稣说。

  

  “杀不尽。”上帝望着人间,眼中一片茫然,“这是瘟疫,撒旦制造的,他搞不了我,就把我平庸化,他这手很高明。管,慈悲这个旗帜就打不得:不管,人就蹬鼻子上脸跟我论哥们儿,怎么做都是撒旦的套儿。——给我一个理由,饶了他们,你估计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能听吗?”

  

  上帝热切地望着耶稣,似乎答案就印在他那张瘦长的脸上。

  

  “难。咱们了解他们,当他们认为自己正确时,就像顿老了的母鸡,油盐不进了。”

  

  耶稣嘬着牙花子想了片刻,眼中露出坚定的神态:“给我一千年的时间,做他们的工作,如果到那时他们还不醒悟,您再动手。那时地狱的油锅也烧得热了,咱们挨个、细细的审他们,不放过一个坏人,也决不冤枉一个好人。——加百列!”

  

  耶稣叫站在远处装作看风景支着耳朵偷听的天使长:“速去安排我下凡之事。”

  

  耶稣跟着加百列匆匆而去,路上还能听到他们商议的直言片语:“中国就算了,找一个人少的地方……”

  

  上帝回过头来注视犹大:“你一句话没说,你总是这么沉默,你和你哥真不是一个性格。”

  

  “您认为我哥这是个办法吗?”犹大垂着眼睛小声道。

  

  “不是办法的办法,明知不可为而为,这就是你哥那一盆火似的性格,也算咱们一家对人仁至义尽了。”

  

  “他们会杀死他的。”

  

  “这正是我要的,你以为杀人很容易吗?我要他们先动手。”

  

  “父亲,怎样才能使您的怒火平息啊?”犹大眼里含着泪水。

  

  “孩子,你总是心太软,要是人类中有一个像你这样谦卑的,我也下不了手。”上帝摇头,“他们太骄傲了,不证明给他们看,他们永远不会知道他们不是神,更不是这宇宙的主宰。”

  

  “如果我能证明,与人自证:我们是人,有罪的,在神面前永远抬不起头的人,您能视为整个人类的自省放过他们吗?就让我哥代表您,而我,代表人,他获得永世的尊荣,我获得永世的沉沦。这样撒旦的计谋就破产了,人也有了永远的污点。”

  

  犹大的眼睛像酒精一样清澈,夕阳从后面照过来,映着他那头的弹簧卷曲的金发上,好像他的头颅在燃烧。

  

  上帝捂住眼睛,仿佛被火焰的明亮灼疼。“你会恨我吗?”他说。

  

  犹大在父亲面前跪下,双手扶地,吻着父亲的脚下的尘土:“是您给了我奉献的机会,我把这视为无上光荣。”

  

  “永别了,父亲。”犹大在暮色四合中离去。

  

  上帝向儿子离去的方向伸着一只手,悲苦地叫着:“我的孩子,我的心也随你一起去了。”

  

  俄顷,上帝的手垂下。


王朔的故事

由王朔母亲薛来凤撰写的回忆录《一家人》,本月由华艺出版社正式出版。

 薛来凤,上世纪20年代初生于日本大阪。薛父是位去日本的华商的翻译。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年幼的薛来凤随父母回国。薛来凤就进入某军医大学深造,1953年进入二十八陆军医院入职,曾赴朝鲜战场。1956年3月10日,薛来凤与部队正团职干部王天羽成婚,后育有二子——大儿王羽,小儿王朔。1999年自首都师范大学附属阜兴医院退休。

 《一家人》责任编辑刘方告诉记者,2000年之后,王羽、王天羽相继辞世,王朔女儿也早已赴美留学,念及“王朔也忙”,薛来凤退休后,“常一个人待着,得找点事情做,想了这么多往事,就想把它写下来吧”,遂开始写作该书。作者自称,身为医生,自己此前几乎只读医学书籍,很少看小说。

 该书三易其稿。薛来凤告诉记者,“我花一年时间完成第一稿,以第三者人称写的,不好意思写自己。儿子提了意见,说写回忆录就要真名真姓。我就费了很大劲,写第二稿。后来又改出了第三稿。”为让母亲写好该书,王朔曾送给母亲不少小说以供阅读。

 《一家人》总计14万字,分为27章,从“听妈妈说往事”开始,到“我与王朔”收尾,内容涉及朝鲜战场风云、王朔童年回忆、一个家庭的“文革岁月”等多方面内容。书中所述,“从国家到个人都历经沧桑”,欲“给后代留下一段真实的历史,也让他们了解先辈曾经走过怎样的路”。

 在母亲笔下,王朔是一个孝顺、心思细密的儿子。但薛来凤也未讳言自己和儿子的关系曾一度紧张。前言中,薛来凤表达了自己对家庭的由衷歉意。“工作繁忙使得我不能像其他母亲一样来关爱和呵护自己的孩子,我为家庭付出的不够,对丈夫和儿子的关爱也少了很多,为此常感到内疚。”全书的最后一个章节《我与王朔》,以“我想对儿子说:‘妈妈永远爱你’”收笔。(朱玲)

来源:北京青年报

 

责任编辑:王佳

王朔的故事

王朔的故事相关推荐:

本文地址:王朔的故事http://m.dzdtss.com/gushi/34037.html
  • 上一页12下一页
  • 推荐阅读:

    精彩图文: